瓜田不纳履,李下不整冠

虽说有这样的说法,我无法接受莫须有的指控,更无法接受用“有则改之,无则加勉”这样模糊的方式来拒绝任何解释并试图应付这一严肃的指控。